水镜·喵

纪念一下,我此时尚还能看的线稿……
一会儿就要彻底毁了……

薛晓 成你之美2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啊(๑•ั็ω•็ั๑)

薛晓文,不过有一点双道长因素,是因为我还蛮喜欢宋子琛的……不过并不双道长而已。

原著向。晓星尘复活后灵力受损,年龄微微缩小;薛洋鬼魂状。大概是虐文,前面是甜的。

并不知道何时更新……

(私设,灵力较强者可直接与鬼魂进行简单对话。)







薛洋偷偷跟着宋子琛和晓星尘穿过嘈杂的人群,走进一所小小的院子,

这就是……他现在的家吗?

院子好小,甚至有点简陋。不过小园里不知谁种了几棵小桃树,正灼灼的开着花。晓星尘白衣墨发,与小院里几株桃花映着,真真是一幅人面秘花的景。

好看。薛洋惨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比当年在义庄时好多了。

“你是那个在村子里把害人的鬼魂处理了的人吗?”见宋子琛去收拾东西了,晓星尘回身,冲着薛洋说道。

薛洋忽然听见这么一声熟悉地叫法,先是一愣,转而又笑了,“不是,我是个坏人。晓星尘。”

“怎么会呢?”晓星尘也在笑,“你从未害过我啊,还帮忙平定冤魂,怎么会是坏人呢。”

薛洋又证住了,他垂头,自嘲一笑,悄悄隐入阴影中。

晓星尘啊…

从未害过…

桃花飞落,薛洋在阳影中对那人无声的笑了笑。

“晓星尘,能给我块糖吗?”

“好啊,不过……”

突然,小院的门“哐”一声被撞开,把薛洋吓得一缩,“我擦,又谁啊……”

“宋道长!小师叔!”

薛洋瞳孔唰的缩小了,“好吗……几个人到都聚全了……”

魏无羡……

蓝忘机在魏无羡背后沉默的跟着,他轻轻关上被自家媳妇儿快撞飞了的门,朝宋子琛和晓星尘行了个礼。

宋子琛还礼,又皱起了眉,有点不满魏无羡的行为作风。

晓星尘倒是没在意,拉着魏无羡的手聊起了家常。

看来这几个人常来啊……

薛洋打消了留下来偷看晓星尘换衣服这等龌龊的想法,准备赶紧偷溜。“还是保住命比较重要……只要保住魂不散,以后想什么时候来看他就什么时候来看他啊……”

“薛洋。”这时,一直站在门口的蓝忘机张口轻轻叫住了正准备溜走的薛洋。薛洋一愣,转而笑了笑,“蓝二公子。”

两人没有更多的交流,就这样静静站着,等着魏无羡和晓星尘聊完准备离开。

晓星尘送客到门口,正好不知不觉于薛洋站在了一起。蓝忘机死死盯着薛洋所在的方向,好像是在怕他加害于晓星尘。

薛洋无所谓的笑,只是当他转头见晓星尘离这么近时微微一惊。

道长笑起来……比这院子里的桃花美了不知多少倍……

于是,薛洋趁蓝忘机稍一偏头的功夫偷偷踮脚,在晓星尘嘴角亲了一下。

晓星尘:?那个人呢?

薛洋:这波不亏(机智)

蓝忘机:……(不想说话)

两人一鬼晃到一个小巷子里,魏无羡率先停下了。蓝忘机会意,拿出忘机琴,开始问灵。

“何名?”

“薛洋”

“何人所杀?”

“你”

有点……尴尬啊……

“你跟踪晓道长,有何用意?”

“要糖”

仔细想想,好像没错……

“这天聊不下去了……”魏无羡听了蓝忘机的翻译,感慨道。

“所以你们想怎么办?”薛洋有点颓废的坐在地上,“彻底把我灭干净?”

沉默。

“你还真是变了个样。”魏无羡说,“不过你的确该死,不是吗?薛洋。”

“是。”薛洋倒是丝毫没动怒,“不过吧,夷陵老祖你杀的人,也不少。”

再次沉默。

“走吧,蓝二哥哥。”魏无羡叹口气,微微拽着蓝忘机准备离开,“咱们今天……什么都没看见。对吗?”

“哼。”薛洋眯了眯眼,选择了和忘羡两人相反的方向走了。今晚,他有了个小小的计划。

薛晓 成你之美1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啊(๑•ั็ω•็ั๑)
薛晓文,不过有一点双道长因素,是因为我还蛮喜欢宋子琛的……不过并不双道长而已。
原著向。晓星尘复活后灵力受损,年龄微微缩小;薛洋鬼魂状。大概是虐文,前面是甜的。
并不知道何时更新……

再睁眼,只看见了曾经的老朋友。

 “成美,我暂时只能把你埋葬在此。如果……”金光瑶拍拍身上的土,缓缓站起来。他垂着眸,面上早已没有往常惯有的、被自己讽为虚假的微笑,“如果,明年我还能活着,我在来看看你。”金光瑶突然笑了,“也对,我大概说不了如果了。”

 薛洋眼看金光瑶渐渐离开,他愣了半天,突然骂到:“妈的,老子都死了还要被你再捅一刀。就不会给个好脸色,笑的再假也行啊……”

 薛洋突然有点想哭,但鬼没有眼泪。

 “老子现在算鬼了啊……”

 他长叹一口气,看着这个小小的坟,他坐在上面,嫌矮。

 不过,就算如此,他坐的却意外的端正,就如同在义城时的那个人。

 毕竟扮了他数年,怎可能不像。

 晓星尘。

 薛洋又想吃糖了,吃道长的糖。

 薛洋安安分分等了一年,他不敢面对晓星尘。他此时最想等金光瑶死了,两个鬼一起再祸害世间,闹死拉到。

 可他连这也没等到。

 他下山,进了一家菜馆。听见几个散家弟子议论着什么。

 一人幸灾乐祸道:“我就知道金光瑶这么个搞法迟早要倒!我等这一天好久了,终于被捅出来了,哼!真是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这人叫骂的语气和内容还真熟悉。

 另一名修士拿着筷子,指点江山道:“果然古往今来说的都没错!这些上边的人哪,表面越是光鲜,背后就越是龌龊不堪!”  

“不错,没一个好东西,什么尊什么君子,哪个不是披着张皮出来混给人看的。”  

……

 薛洋听了半天,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金光瑶果然死了,不过死的比他惨些,被封在棺材里,永世不能超生。

 这下好了,最后一个知根知底的朋友也没了。

 薛洋沉默了好久,最终还是默默飘出了菜馆。

 不能杀人啊,这不是道长的风格。

 在街上逛了一圈,有点无所事事。

想揭摊子,少只胳膊揭不了;想偷糖,鬼还品不出什么味道。

真特么烦。

最后薛洋跑到附近某个传说闹鬼的村子把那些孤魂野鬼挨个揍了一边出气。

“呼……”薛洋看着一片被打的快散了的鬼,长出了一口气,“可算舒服点了……”

不过话说我为什么要揍他们?

不明白。

薛洋挠挠头,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他回身想走,却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星尘慢点,小心前面。”

卧槽宋子琛。

薛洋吓了一跳,宋子琛来了,是不是代表……

他也来了。

薛洋小心翼翼的躲好,遥遥望去,看到一个……白团子???

“星尘!看看你,又摔倒了。”宋子琛皱着眉把滚成一个泥团子的晓星尘扶起来,“没摔伤吧?”

薛洋从藏身的地方偷偷地看着那个摔倒了的小孩子,一身泥浆的道袍,墨一样的发丝黏在脸上,笑起来眼里亮闪闪的。

晓星尘?看起来最多十来岁的样子。薛洋心想,好像还有点婴儿肥。

糟糕,有点可爱。

“知道了子琛。”晓星尘揉揉头,“不过这里不是闹鬼吗?感觉挺干净的样子啊。”

废话吗,鬼早被大爷我揍干净了。薛洋暗自腹排,到便宜你们俩了。

薛洋没注意,他早就不知什么时候笑了起来。

大概……是看见晓星尘的时候?

“大概是有人先到了吧。”宋子琛也有点儿奇怪,“看来那位先到的人,实力不错。”

呵呵呵,那当然,你大爷我当然厉害的很。薛洋厚脸皮自夸到。

“不过好像还有一个。”宋子琛感觉到了什么,拂雪握在手里,微微把晓星尘护在身后。

被发现了?薛洋有点紧张,毕竟自己现在算是个老弱病残,不比当年啊。

“散了吧,子琛。”突然晓星尘打破了沉默,他拉拉宋子琛的袖子,“他身上没有怨气,大概只个路过的孤魂野鬼,既没伤人,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好吧。”宋子琛终是收回了拂雪,“你先去换身衣服吧。”

薛洋见两人走远,靠着树坐在地上,长吁一口气。“吓死小爷了……要死也是得死在晓星尘手里,毕竟欠他一条命。”

薛洋顺手抹了把脸,“晓星尘啊……”想着想着,嘴角勾起一抹笑,心里却想哭,于是表情硬是扭成了一副标准的哭笑不得。

“杀了我吧……”

又是这句话,在薛洋脑子里响了九年,活着的时候记着,死了也不安生。

“想他干什么!”薛洋强行打断了念想,“不过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那个傻子。”

薛洋追上了宋子琛和晓星尘。

他眼见着两人走到喧闹的大街上,晓星尘好像看见了什么,微微顿了一下。

那是一个糖葫芦摊子。

“怎么了?”

“子琛,我想吃……”

宋子琛微微皱了皱眉。

“啊,散啦,没什么。”晓星尘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去。

薛洋:┻━┻︵╰(‵□′)╯︵┻━┻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宋子琛回头看了看,人来人往,一切如初。

画渣一只,摸了一只疑似二爷
ps.好难画……绝望脸(´Д`)